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98|回复: 0

汉魂脚本十四

[复制链接]

74

主题

92

帖子

54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47
发表于 2020-6-25 22: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步兵院线免费看
    就在陈必达身陷囹圄之时,南越国内也乱成了一团。以赵兴和樛太后为首的主和派和以丞相吕嘉为首的主战派已经势同水火,局势已经非常紧张了。主战派手握兵权,又善于鼓动民众,所以得到了南越国的军队和百姓的一致支持。这就使得主和派的处境异常危险。为了扭转不利的局面,樛太后找来了大汉使臣安国少季,想和他商量一下怎么对付吕嘉,以扭转目前的被动局面。

    “目前的局势非常紧张,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哀家已经没有耐心了,必须立刻除掉吕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樛太后忧心忡忡地说道。

    安国少季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地说:“太后不必惊慌,有我大汉的支持,相信区区一个吕嘉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

    “安国大人有何良策?”

    “暂时还没有,我还需要再想想,务必想一个周密的行动方案,以策万全。”

    其实这个安国少季就是一个草包,比起刚毅果断、英明神武地陈必达不知道差了多少倍,而且此人贪财好色,是个典型地无耻之徒。之前为了得到一点银子,就把陈必达给出卖了。

    就靠着自己的姑母给王太后梳头这层关系,安国少季谋了一个内侍的闲差,终日里只知道吃喝玩乐。他哪里会想怎么对付吕嘉,他连自己都对付不了。刚才说的话无非只是安慰一下樛太后,他根本不会想去对付常常给他送钱的吕嘉。

    他自己心里很清楚,吕嘉就是他的财神爷,他安国少季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吕嘉。至于那个老女人,只能说她既是个老女人,又是个笨女人,竟然会被他这个草包给骗了。

    樛滢哪里会想到这些,她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大汉使臣的身上,就是寄托在安国少季这个草包身上。可是很多天过去了,就是迟迟不见汉使臣的行动。樛太后有些坐不住了,她亲自来找安国少季。

    安国少季把手一摊,表示自己毫无办法,只能坐以待毙了。樛滢笑了笑,说道:“安国大人,请不要慌张,妾身有一计,可以除掉吕嘉。”

    “奥?”安国少季来了兴趣,他迫切地想知道樛太后的办法是什么,最主要的是不要伤害了他的财神爷就行了。

    樛滢不等他问,就将计划和盘托出,“我会在大殿中设宴款待诸位使者大人以及丞相吕嘉,在筵席间我会故意说话激怒吕嘉,使他失态,安国大人只要在使团中选派两名勇士,就可以讲吕嘉立即拿下,就地正法。”

    “这个主意是不错,但我还得再想想。”安国少季回答说。

    “安国大人,此计事不宜迟,应当立刻实行。否则怕会夜长梦多。”樛太后急忙说道。

    安国少季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樛太后的方案。樛太后兴奋地离开了。

    此时吕嘉府里,也是躁动不安。因为吕嘉接到了王上和樛太后的盛情邀请,要丞相吕嘉前来大殿赴宴。但吕嘉弟弟吕超极力反对吕嘉前去赴宴。他对吕嘉说:“大哥,这摆明了就是鸿门宴,你千万不能去啊”。吕嘉微微一笑,说道:“我乃三朝老臣,自武帝开国定基以来,我就担任丞相,吕氏族人现在也大都掌控着朝廷的机要之职。他赵兴乃一黄口小儿,不足道也,就是那个臭婆娘,就算她有心杀老夫,怕她也没有那个能力。如今朝廷的禁卫军都掌握在我们的手中,谅她孤儿寡妇,能掀起什么风浪来?老夫何惧之有啊。”吕超说道:“尽管如此,也不可不加强戒备,大哥,请让我等率甲士护送。”吕嘉点点头,表示同意了。

    吕嘉一行很快就来到了宴会大堂,吕嘉独自一人进入,留下弟弟吕超率领南越国最精锐的部队虎卫军五百人守在门外,以防不测。吕嘉在南越经营五十余年,耳目遍布朝廷内外,而且朝廷的禁卫军的统军将领,也多是吕嘉族人,可以说是根深蒂固,势力庞大。想要一举翦除,风险极大,且稍有疏忽,将全盘皆输。樛太后没有考虑到双方的实力对比,以及复杂的现实情况。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有大汉朝廷作为后盾,归附的事情自然是顺风顺水,水到渠成。可以说这场博弈,从一开始,樛太后和南越王赵兴就已经输了。

    宴会上,樛太后质问吕嘉说:“南越归顺汉朝,这是国家的根本利益,你身为宰相,为什么要加以阻挠?”她这是故意想激怒吕嘉,使吕嘉说出悖逆的话,她就可以以此为把柄,令汉使当场杀掉吕嘉。可是吕嘉并未上当,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兹事体大,应当从长计议,太后和皇上不可操之过急。所谓‘事缓则圆’嘛。”这一句话,就把樛太后踢过来的皮球又给踢了回去。樛太后没有得到口实,就用目光注视着安国少季,示意动手杀吕嘉。但安国少季忌惮吕嘉之弟吕超手握兵权,此刻正站在门外,若此时动手,怕会伤及自身,所以无论樛太后怎样使眼色,安国少季始终坐在座位上,不敢有所行动。

    中国有句古语: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其实真让秀才造反,怕是三十年也成不了事。为什么?就因为秀才读书太多,书读的多了,执行力反而下降了,瞻前顾后,怕狼怕虎,须知世上之事,等到所有条件都齐备了,所有的危险都消失了,再去办事,这样看起来真的是稳妥了,好像肯定能成功。但是这等的前提条件是绝难实现的,就算真的满足了这些条件,成事的最佳时机也过去了。

    古人云:难得而易失者,时也;时至而不旋踵者,机也;故圣人常顺时而动,智者必因机而发。古人的话实在是有道理啊。

    吕嘉看到樛太后不停地给汉使使眼色,心里觉得不安,想起了来之前弟弟吕超说的话,感到这场宴会的确十分反常,莫非真的是鸿门宴?想到这里,吕嘉顿时感到了害怕。便起身准备离开。樛太后见此情景,心想:“若此时让吕嘉离开,岂不是放虎归山?将来吕嘉反扑过来,该如何是好。今天必须杀掉这个老匹夫,免得他破坏归汉的大计。安国少季,你这个懦夫,不敢动手是吧,好,那就让我这个太后亲自动手吧。”

    樛太后主意已定,立刻抓起身边卫士手中的长矛,向吕嘉刺了过来。南越王赵兴一直视吕嘉为老师,非常尊敬他。看到母亲拿着长矛向老师刺去,心下大惊,赶忙出手抓住长矛,说道:“母亲,你这是干什么,快住手”,就在母子争执的时候,吕嘉连忙退席,在弟弟吕超的保护下安全地返回家中。樛太后见吕嘉已逃,把长矛重重地扔在地上,叹息道:“一朝纵敌,万世之患。今后,你我母子再也没有安宁的日子了。”说罢,痛哭了起来。

    吕嘉归家后,痛恨樛太后母子勾结汉使狠心加害自己,决心调动部队杀掉这些意图归汉之人。他首先派弟弟吕超在朝廷里制造舆论,说南越王年幼,樛太后是汉朝人,与汉使通奸,要把南越先王所积攒的珍宝献给汉武帝以冒功,如果归顺了,南越国人都会成为汉朝的奴隶。”

    南越国人本来就对樛氏以汉女身份占据王后的位子不满,把她骂为失德的**,听到这样的传闻,对她更加反感。吕嘉获得了舆论的支持,又手握兵权。他立刻发兵进攻王宫,叛军获得了南越百姓的支持,很快就攻破了王宫,在王宫内应的协助下,叛军找到了躲藏在假山后面的樛太后、南越王赵兴和和汉使安国少季等人,杀死了他们。关于是否归附汉朝的争论以一场血腥的屠杀暂时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但事情还没有结束。吕嘉政变成功后,立南越先王赵婴齐和越女所生之子术阳候赵建德为南越王,自领丞相。吕嘉让人把汉朝使者的符节用木匣装好封上,放置到边塞之上,假意向汉朝谢罪,同时又派兵守卫在要害的地方,阻断与汉朝的联系。

    此时,陈必达的部将韩千秋和樛太后的弟弟樛乐所率领的一支汉军已经进入了南越国的领地。因为汉武帝考虑到樛太后和赵兴势孤力单,无法与吕嘉对抗,所以派遣这支二千人的军队进入南越国,以军队来为樛太后撑腰。但吕嘉下手太快,迅速发动了政变。

    吕嘉政变成功后,闻听这支汉军已经入境,立刻部署对这支汉军的围剿计划。他采用诱敌深入的计策,趁汉军还不知道南越国已经发生了政变,利用这一有利情况,以樛太后的名义,诱汉军进入自己早就埋伏好的包围圈,进而全部歼灭之。韩千秋和樛乐对南越国所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被越军奸细引诱进了包围圈,顿时伏兵四起,杀生震天。汉军四面被围,猝不及防,全军覆没。将军韩千秋和樛乐奋战到最后,以身殉国。韩千秋是司隶校尉陈必达的心腹爱将,在北击匈奴的战争中,屡立奇功,他的阵亡,极大地刺激了尚在监狱中的陈必达。陈必达发誓,一定要杀了吕嘉和赵建德,为牺牲的汉军将士,为樛滢报仇。

    汉武帝见时机已到,立刻调兵遣将,将司隶校尉陈必达从监狱中放出,授奋威将军。同时调遣大军10万余人,兵分五路进攻南越。并发布诏书曰:

    ”南越丞相吕嘉,忤逆叛上,弑君夺位,杀南越国主赵兴与太后樛滢,大逆不道,天人共愤,神鬼共诛。今遣司隶校尉并奋威将军陈必达、都尉路博德统大军,从桂阳沿湟水直下。第二路任命主爵都尉杨朴为楼船将军,率军从豫章郡过横浦关沿浈水直下。第三路任命郑严为戈船将军率兵从零陵出发,沿漓水直下。第四路任命田甲为下厉将军,率军直抵苍梧。第五路以驰义侯何遗利用巴蜀的罪人和夜郎的军队,直下牂柯江。“五路军队的最终目标皆为南越国的都城番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