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63|回复: 0

汉魂游戏脚本 第9

[复制链接]

74

主题

92

帖子

54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47
发表于 2020-6-24 13: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步兵院线免费看
   汉武帝站在未央宫里,久久地注视着地图,一言不发。群臣面面相觑,都不敢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立一旁。汉武帝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注视着窗外,良久说道:“秦末天下大乱,有一个叫赵佗的秦军将领趁机割据岭南立国,国号南越,至今已有九十余年。如今我大汉国力昌盛,四海清平,朕欲平定岭南。诸位爱卿有何良策?”

    汉武帝话音刚落,太中大夫主父偃就上前说道:“陛下,此事易耳。可派一上将,提精兵五十万,挥师南指,臣料想不出半月便可平复南越,一统天下!”

    司隶校尉陈必达上前进言道:“陛下,不可妄动刀兵。臣听闻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钝而利可全。今南越国国主年幼,而掌权之樛太后却是汉人。臣愿凭三寸不烂之舌出使南越,向南越王及樛太后晓以利害,申以大义。臣料想不用动刀兵,南越国必可归附我大汉。”

    汉武帝望着陈必达,点了点头,他被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话打动了。能和平解决那是最好不过了。战争是最后的手段,能不用还是尽量不要用。汉武帝于是说:“司隶校尉的意见深合朕心。朕意已决,派出一个议和使团,任命司隶校尉陈必达为议和使臣,少卿安国少季为议和副使臣,即日起赴南越议和。”

    “臣遵旨,”陈必达心想,“这事要是办成了,老百姓就会免受战争之苦,看来我要加把劲了。”

    回到住地,陈必达开始收拾行囊,他虽然身居高位,手握重权。但一直清正廉洁,奉公守法,所以收拾的衣物倒是也简单了,只有几件自己常穿的旧衣服。其中一件还有诸邑公主亲手给缝的补丁。陈必达拿着这件衣服,看着这块补丁,心中泛起了无限地思念。

    “诸邑,我就要离开长安去岭南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啊。”想到这里,他的眼角有些湿润了。忽然想起了诸邑交给他的那个香囊,打开香囊,只见香囊内壁上用隶书绣着的那首诗:“君心似大海,妾心如明月。大海深且广,明月唯皎洁。愿做比翼鸟,愿为连理枝。天地有时尽,此情无绝期。”陈必达读罢,心如刀绞,诸邑公主的这份情谊,他又岂会不知。

    但如今形势险恶,倍历艰辛,而且自己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回去。所以对诸邑公主的这份感情,他真的真的不能接受,或者说他不敢接受,他怕自己会伤害诸邑,会伤害这个深爱着自己的女孩。如今只能装傻,装出对诸邑漠不关心,不闻不问。只有这样才能让诸邑对自己死心,让诸邑去爱别人,离开自己,才能使她不受伤害。

    此时安国少季走了进来,看到陈必达在发呆,就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陈大人,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桂花坊的那些姑娘啊,哈哈哈哈。”“你又开始没正形了。”陈必达赶快站了起来,不再去想对诸邑的感情问题了,他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南越国!

    “少季,咱们就快出发了,我想此行怕是险恶非常,你要有思想准备啊。”陈必达对安国少季说道。600小说 www.600xs.com

    “什么,险恶,陈大人,不,陈大哥,你把话说清楚,怎么来的危险啊?”安国少季有点着急地说。看来他把此次出访当成游玩了,对此行的危险一点准备也没有。陈必达心想:“必须把此行的关键要紧之处告诉少季,不然他这个人没脑子,又好酒贪杯,会坏事的。”

    想到这里,陈必达示意安国少季坐过来,然后对他说道:“少季,咱们此次出访,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原因很简单,南越国已经建国快一百年了,而且他们素来仇视汉人,尤其是南越国的丞相吕嘉,此人是南越国的三朝元老,门生故遍布国内,我想对于议和,吕嘉一定是会反对的。吕嘉代表的是南越国旧的官僚势力,但他们非常强大,也最难对付。咱们此行的最大优势在于南越国的樛太后是咱们汉人,但也就这点优势了,而且她一个女人,虽然身份尊贵,但手中没有实权,到底对咱们议和能有多大帮助,说实话,我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安国少季静静地听着,虽然他没有全听懂,但大体上听明白了。

    “陈大哥,我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安国少季说道。

    “那你现在快回去收拾行装,咱们明天一早就出发。”陈必达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遵命,大哥。”

    “叫大人!”

    现在的广州是中国知名的大都市,所谓“北上广深”,但西汉时的广州,不,应该叫番禺,却远离中原文明,也正因为如此,番禺城自成特色。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再加上赵佗几十年来的苦心经营,这里的商业贸易极为发达,俨然是当时的商业中心,贸易大都市。

    陈必达没有心情观赏番禺城的繁华景色,由他所率领的使团经过一年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番禺城,但他在当地百姓的眼中,并没有看到多少对使团到来的欢迎,相反,他看到的更多的是怀疑和厌恶。他在思考着此次议和该怎样进行。

    使团被南越国的迎宾人员安排进了客栈,等着明天被南越王和樛太后召见。安国少季刚安顿下,就立刻嚷嚷着要找姑娘喝花酒,还舔着脸请陈必达批准。

    “这家伙到哪儿也改不了这个毛病。”陈必达心想,很不耐烦地摆摆手,安国少季一抱拳:“谢谢哥。”就带着几个随从一晃一晃地走了。陈必达没有什么心思喝酒,看着天色渐晚,他也离开了客栈,到街上走走。他想看看二千年前的广州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