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67|回复: 0

汉魂 游戏脚本 第七

[复制链接]

74

主题

92

帖子

54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47
发表于 2020-6-24 10: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步兵院线免费看
陈必达读完信,泪流满面。如今自己身负污名,为千夫所指,诸邑竟然信我如故,爱我如初。自己实在是不配诸邑的爱。唐蒙将军有一句话没有说错,就是我太优柔寡断,妇人之仁了。如果那晚不把那个匈奴女人留在大帐之内,让罗威将军把她带走,自己如今就不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情。我真的错了么?我真的错了么?陈必达在心里反复地念叨着。他想到诸邑对自己感天动地的真情,又一次泪崩了。

    张汤此人,外冷而内热。他幼时守护家舍,结果家中的肉被老鼠偷吃了。父亲大怒、打了张汤。张汤便掘开老鼠洞,抓住了偷肉的老鼠,并找到了吃剩下的肉,然后立案拷掠审讯这只老鼠,传布文书再审,彻底追查,并把老鼠和吃剩下的肉都取来,然后罪名确定。“张汤审鼠”一事就表明了张汤此人心思细密,善于断案,而且刚正严酷,绝不徇私,但也绝不诬陷。

    以他平时对陈必达此人的观察和了解,再加上陈必达与诸邑公主的关系,其实张汤也不相信唐蒙所上奏的事情。但是皇命难违,所以他一方面奉皇命抓捕了陈必达,另一方面派出心腹,暗中查探当晚所发生的事情。张汤一行人故意在军中多留了几日,就是要查清事情的原委。终于,经过一系列的明察暗访,事情终于真相大白,陈必达将军是冤枉的。而唐蒙将军只是一时误会,并不是存心陷害忠良。张汤查清此事,立刻具书写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快马报送长安。

    汉武帝看到了张汤的上奏,明白原来是一场误会。虽然唐蒙是一片好意,但他好心办了坏事,险些折损了大汉的一员上将。汉武帝有些恼怒唐蒙,但念及唐蒙乃军中老将,素有忠名。于是只是下旨申饬。同时恢复了陈必达的职务,仍然让他统率大军。

    唐蒙老将,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后,羞愧难当。他坦露着上身,双手举着宝剑,来到了陈必达的中军大帐之内。然后跪在地上,说道:“我一时不查,险些害了大将军,请大将军严惩。”

    此时,身边有人劝陈必达杀了唐蒙以树立威信。陈必达大怒,斥责道:“我受陛下之命,统领大军,绝对不能靠杀大将来给自己树威。我对朝廷忠心,对士卒爱护,不患无威。”于是上前扶起唐蒙,说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唐将军一时不察,才会对我产生误会。这件事我也有责任,不能全都怪你。所以唐将军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我已经忘了。今后你我同心同德,共破匈奴”。唐蒙跪地痛哭,感动的无以复加。罗威不解地问陈必达:“哥,不,大将军,就这几天才发生的事情,你怎么就忘了,你的脑子还不如我的好使呢。嘿嘿。”陈必达看了他一眼,没理他。

    到了晚上,有军士前来禀报,说前次俘获的那个匈奴女人投河自尽了。陈必达闻听大惊,立刻命令军士援救。由于抢救及时,那个匈奴女人给救了过来。有部将对陈必达说:“此女上次害的大将军险些丧命,是个不祥的女人,请大将军杀之。”陈必达怒曰:“不可,杀害妇女,非勇也。上次的事是我自己一时疏忽所致,与此女无关。她孤苦无依,我看她可怜,想收留她,给她条活路。”

    等她醒过来,陈必达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大将军,我叫呼毒尼娜扎。”

    “这个名字太难记了,我给你起个名字,就叫子娴吧。”

    从此以后,这个匈奴女人就叫子娴了。她一直留在大帐里照顾陈必达的起居,晚上就回到中军大帐旁边的小帐篷里住。她做后勤工作倒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渐渐地取得了陈必达的赏识和信任。

    此时,霍去病率领的军队已经击破了匈奴右贤王所部,大获全胜,斩获无数。夺取了河西走廊的南部,并在那里建立了一个军马场。汉军在河西走廊站住了脚跟,打开了一个新的局面。但汉武帝没高兴多久,消息就纷纷传来了。原来之前派出的五路大军,只有陈必达和霍去病两路取得了胜利。其它两路大败,一路因为迷路,原路返回而无功。那两路是因为他们遇到了匈奴单于的主力,力战不支,全军覆没。汉武帝顿时喜忧参半,看来匈奴军队主力还在,实力并未受损,陈、霍两军虽然获得大捷,但并没有歼灭匈奴大单于主力部队,看来未来还要有一场恶战要打了。汉武帝想到这里,挥起右拳,重重地砸在了桌子上。

    “哎呀,父皇。”汉武帝回头一看,原来是诸邑公主。这丫头端着一碗燕窝粥进来,正巧碰到汉武帝挥拳砸桌,被吓了一跳。

    “是谁惹父皇生气了,父皇告诉诸邑,诸邑替父皇揍他。”诸邑公主拉着汉武帝的胳膊,撒娇说道。

    “哈哈哈哈,你这丫头。”汉武帝大笑起来,所有的烦恼都暂时烟消云散了。

    “父皇,诸邑知道父皇喜欢喝燕窝粥,所以特意熬了燕窝粥给父皇补补身子。父皇这些天操心边境匈奴的事,太劳累了。”诸邑公主说着,把粥端到桌子上,拿起勺子,亲手端起粥要喂汉武帝吃。
    “你这孩子,”汉武帝伸手拿过勺子,端过碗来,说道,“朕还没老到需要你喂的时候呐。”

    “你这丫头会这么孝顺?亲手熬汤给朕喝,无事献殷勤。哼,说吧,你有什么事来求朕呐?”一席话说的诸邑公主哈哈大笑起来,“父皇,看您说的,说的我好像特别不孝顺您似的。不过,还真是有件事来求您的。”

    “你这个丫头片子,就知道你没这么好心。说吧,什么事,别是为了那个陈必达来要朕给他封官的吧。”汉武帝说道。

    “父皇,还真叫您说着了,这次征讨匈奴,陈必达可是立了大功的,您打算怎么封赏他啊?”诸邑公主扭捏地说道。

    “怎么封赏,难不成还要把你赏赐给他?”

    “父皇,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陈必达目无法纪,擅自留宿匈奴女人。虽然有张汤等人为他解释,但他终究行为不端。这次征伐,他虽有微功,但罪行亦大,功过相抵,不予奖励。”汉武帝生气了。

    “父皇,你怎么能赏罚不明呢?”

    “什么赏罚不明?朕早就看出你喜欢这个陈必达。诸邑啊,那么多的王室公子,哪个不比他强百倍啊,你怎么就偏偏昏了头了呢?我告诉你,你就是死,也不许嫁给陈必达。你要是再逼朕,朕就杀了陈必达,省的你不死心。”汉武帝说完,用力把碗摔在地上,发出很响的一声。

    “父皇,你要是敢杀陈必达,诸邑就死在你的面前。”诸邑公主大声说道,然后哭着跑出了未央宫。

    “这个诸邑啊。唉,不行,必须想办法杀掉这个陈必达,免得诸邑还对他有情。”汉武帝摇着头,心想。

    然后扭头对苏文说:“传李敢将军。”苏文这些年第一次看到汉武帝发这么大的火,吓的够呛,赶忙去传旨了。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汉武帝视诸邑公主为掌上明珠,关爱备至。但是因为诸邑的任性,悖逆了自己,非要喜欢陈必达。他才发了冲天之怒。陈必达留宿匈奴女子,这样的行为,汉武帝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就算有张汤等人的力保,可以暂时不杀他,但这根刺已经深深地刺入了汉武帝的心里。拔也拔不出来,并且时常会隐隐作痛。做为父亲,他也希望诸邑能有个好归宿,但绝对不能是这个陈必达。对于汉武帝来说,他宁可杀了陈必达,也不愿意让女儿嫁给他。在这件事情上,是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

    不一会,李敢到了。李敢是汉“飞将军”李广的儿子,武艺精湛,尤其是箭法,特别精准,是大汉的第一神射手。汉武帝对他说道:“李敢,你过来,朕和你说句话。”李敢走近汉武帝,汉武帝附耳对李敢说了一番话。李敢听后大惊失色,说道:“陛下,这是为什么啊?”“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只要执行就行了。”汉武帝说道,面露愠色。

    “末将遵命!”李敢回答道。

    李敢走后,太监苏文进言:“陛下,奴婢以为此次陈必达率军出击大漠,击破匈奴,扬我大汉国威,论功应当赏赐。《军谶》曰:‘军以赏为表,以罚为里。’赏罚明,则将威行;官人得,则士卒服;所任贤,则敌国震。此次若不能论功行赏,必会寒了三军将士之心,请陛下三思。”他怕汉武帝发怒,赶紧又接着说:“陈必达行为不端,乱我大汉军纪,其罪当诛。陛下要杀他,何须急这一时,以后有的是机会。”汉武帝一听,觉得言之有理,当即采纳。命苏文转告李敢,先暂缓动手。李敢受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